广州的年味

从小到大,对过年印象最深的就是放鞭炮,因为我是一直害怕放鞭炮,每年都是我爸去点燃,我还曾因为害怕点燃鞭炮而害怕长大要当“爸爸”。然而,现在不需要担心了,禁了。


今天想说说广州的年味,跟我知道的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年味。

广州在南方,最冷不过5、6度,若不太冷,春节正是百花盛开的时节,没有什么比花更自然更绚烂更令愉悦了。从懂事起,就记得每年年末最后三天,市里每个区就会封路架起竹棚,卖各种花卉、小工艺品等,俗称“花街”。

每天都是人头攒动,晚上更是挤得水泄不通,我爸妈拍拖时一天可以去好几个不同的花街,也是一种浪漫。有了我依然每年去逛,晚上人太多看不到,我就骑在爸爸肩膀上。经常都是人太多,花看不到什么,这种人挤人或许也是一种年味。

现在依然每年都会去逛一逛,今年依旧人很多(图1、2),然而看的人多、手机拍照的人更多、买的人却很少;时代在变,希望花街这种年味不会变。


印象中,我们贴春联的习俗并不浓,我们家从来没有贴过,更多是贴红底四字挥春和福字,家里会布置很多花(图3),插花、盆花都有,花盆上也是贴张红纸;每年都会有水仙花,主要是香;小时候每年都会在家插上一棵桃花,也会放一棵柑橘,长大反而没有了。


小时候每年每家每户都会炸油角和蛋散,油角被炸得金黄,像金元宝,馅是甜的,寓意甜甜蜜蜜,炸的油香遍布大街小巷。要炸得一手油角并不容易,那个时候开着门睡觉也不会担心有贼,大街小巷都是我帮你发面,你帮我拌馅。能炸出时间刚好、松化的油角和蛋散就寓意来年一切平安顺心。

然而随着经济进入打到谷底再浴火腾飞的年代,越来越少人在意年味是什么,炸油角这么麻烦的事情也越来越少有人愿意去做了;但现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精神生活也要求提高,越来越多人呼唤有广州特色的年味。今年我吃到了久违好吃的油角(图4)和蛋散(图5),虽然是商业化生产的。


祝新春快乐!

评论(4)
热度(4)

© y2k的杂货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