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最近老板遇到烦心事,因为她爸妈住院了,只是挂水通血管,但跟医院护士吵了一架,某天晚上就受刺激不认得所有的人了,包括女儿和丈夫,幸亏第二天又好了……

老板再过几天就要去探望嫁到香港的女儿,因为她生了个儿子;然而老板却不放心丢下爸妈两个人……

最近我妈跟我说我爸上面的牙齿拔得只剩一颗了,要去做假牙;记得上次回家他说话漏风,还有不能吃硬的食物……

尽量的不去想,却会不停的被提醒。

在我爸妈附近的人群里,都是儿女在身边的,因此觉得儿女在旁是理所当然;

在我附近的人群里,都是离开父母来到这的,因此觉得父母不在旁也理所当然。

广州我大概是回不去了,有时会想想如果当初念完本科就回广州生活又会是如何……

其实那一刻是我在南京的16个年头里离广州最近的一刻,虽然之后的也有几个契机可以回广州;本科的四年并没有让我爱上这座城,那一刻我可以头也不回的离开,然而那一刻没有离开,就注定了回不去了。

评论(3)
热度(3)

© y2k的杂货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