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琐事

本来以为2016本命年会有些变化,结果还是老样,回家还是得面对同样的问题。但是没有办法不回家。

最近几年都是会安排一次旅游,可以分心,也可以避免过多面对亲戚。

总的来说,今年重点的还是有一点跟往年相同,有一点跟往年不同。

相同的是:整天避免不了听到见到你们破烂不堪的夫妻关系还想来关心我的生活。

我爸同辈还有3个,我妈同辈还有5个,就只有一个夫妻关系还算和谐,其他都很奇葩。

一个男的怕老婆和女儿怕的要死,因为有个性格古怪的老婆,在一起能说翻脸就翻脸,老婆跟女儿的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他也不敢跟其他人说起他们家里的事情,什么事情都神神秘秘。

一对整天吵架,女的吵离家,男的半夜拿剪刀剪自己指甲,还故意跌倒把鼻子都撞破,貌似一心求死。

其他嘛,都是整天吵架,分开吃饭,分床睡,一天可以不说一句话。

至于我爸妈,好不到哪去,看似表面和谐,不好说他们坏话,反正就是看着他们那样都可以不相信爱情了。

亲戚们的话题都会围绕着我和小我一年的表弟。因为小我们5岁的表弟已经结婚,小我们一辈的外甥女也快结婚了。我表弟一家三个人都有要求,又没办法达成共识,表弟说幸亏还有我陪,也不至于被逼到走上绝路。

但是今年有件事发生了变化。

本来我觉得我对不住的只有我爸妈和我96岁的外婆。爸妈心里肯定会难过,至于原因我也说不准他们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但每次最担心的都是外婆。

几年前,外婆意识非常清楚,什么事情都记得,什么事情也瞒不住,隔几天就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女朋友。让一个96岁的老人这么操心觉得很是不孝。

最近几年,外婆记性开始退化,近的事情会忘记,因此经常是一天打几次电话来问,因为挂了电话过一会儿又忘了已经问过了。这样我们就糊弄过去,反正过一会儿又会忘了。

今年回家,妈妈并不像往年一样叫我马上打电话给外婆说我回来了,外婆也没有打电话过来。过年去探望她,发现她认不出我了,我说我在南京工作,外婆反问我是不是她孙子,已经忘了一个孙在南京,但是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想起了什么。现在就是逻辑还是非常清楚,但有些不常用的信息在脑袋的深处不容易找到,每天见的人,每天做的事还是记得清楚。这是个必然的过程,似乎比以前开心了些,脾气也小了些。我心想,或许,这样对外婆来说更好些吧。现在就希望外婆能够长命一百二,健健康康!

写到这里本来就结束了,就在这个时候,知道了一个坏消息,一个我妈的街坊,像弟弟一样亲的,昨晚走了,肺癌。这件事情对我妈打击很大。因为他这一生一直是个非常好的人,但又一生非常坎坷,以为可以安享晚年,却最近被查出肺癌晚期。估计今晚我妈要失眠了。

我妈从小让我叫他舅舅,后来我长大了没有原来那么熟才改口,2015年他们全家还来过南京在我家住了好些日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希望他一路走好!

评论(4)

© y2k的杂货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