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和wechat

Cursum perficio:

我妈,或者说他们那一代的,小城市长大的底层父母辈其实有太多一致烦人特质,例如,很早就已经不读书了,早早加入阶级斗争中,十几岁就上了工作岗位,四十岁出头就下了岗,自己打打工,几年之后发现家境已经稳定,便不到50就早早加入了退休人群的大军,无比害怕和别人不一致,非常敏感的观察着别人的好与坏,无我的奉献了自己的热情给自己的家庭,她一直不需要手机,因为只要和朋友约好了时间地点,就不会找不到人。他们几十年没有手机,也能这样过,一直到2013年,她突然开口了,说让我给他买一台手机。


我没有任何犹豫,买了一台普通的华为手机,因为不贵,而且结实,也算是品牌。这部手机,我妈妈不会用,不懂为什么要锁屏幕,不懂接电话为什么有的时候是划一下,有的时候是碰一下,所以我给她买一个手机套,可以合上就自动锁屏幕的那种,但是她不满意,因为没花纹,不是红色,也没花边什么的。


有一天,她和我说,你帮我装qq,我朋友都有qq,我想了一想,我说现在都用微信了,要不给你先弄一个。她表示不满意,我要qq,所以最后我给她弄了qq和微信。当然,结果就是我帮她卸载了qq,因为没多久,他的闺蜜们,就已经全部用微信了。


自从有了微信,我对我妈的教学任务才是真的开了一个头,首先,我妈妈不懂的一件事情就是emoji,他不懂有一些表情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有的表示好的,有的表情会流一个鼻涕,也不懂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回她一个表情,后来我就简单的和他说,其实那些表情,发的人也不一定是表达面部表情的意思,如果他总是发一个表情回复你,你以后也尽量少和别人说话了,如果你实在不想和别人说了,可以回复一下,呵呵。


其实微信的界面远没有设计师想象得那么简单,每一个功能,就好像隐藏在迷宫里面,我妈妈其实找不到,所以我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把微信的界面画了出来,然后手抄了一份功能目录,自己编号页码,放在家里,给她忘记的时候,自己查一查。


所以没多久,我就开始教她发语音,因为对于她来说,发语音比打字方便很多,进一步再教了怎么语音通话。这样的教学导致的后果就是,我妈妈再也不用电话拨电话了,而是一定跑回家,连到WiFi上, 再拨出去。哪怕是我打电话给她,她也不接,等回家了,再语音拨给我。让我十分尴尬。好好和她说了好几次,他才能改回来,但是也只是肯接我的电话,别人的电话还是挂了,回家统一回复。他说,这样帮别人节约钱。


因为我没有多久就离开了家,其实我很不放心,没办法,慢慢教会了他怎么用视频通话,那天我教她用视频通话的时候,他居然激动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原来以为以后每个月只能打一次电话了,这下终于好了,还能在手机里面看见你了、最后再三确认不需要另外付费之后,在之后的几天,我会突然收到视频通话的邀请,她说,他第一要试试,第二,要经常用用,不用,会忘记。


再后来,我出国之前先帮她买了一部新手机,她一直不敢用,他说,他怕他学不会,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再次耐心地教她怎么用一台新手机,哪怕其实在我看来,两台手机操作没有什么区别。用了一个星期,她说,这台新手机好像没有那么烫。


随着妈卖额探索能力日益提高,她提出了新问题,怎么发朋友圈。我自己先示范,再演示,自己在自己的朋友圈先发一条测试,教会她点赞,评论,再手把手教会她怎么自己发,我再去点赞,让她看看点赞的效果,我再去测试评论,让她自己学会评论回复。这天晚上,我的朋友圈全部多了一个小心心。一部分朋友圈多了几个小emoji,还有几张写下了评论,我就是试试,不用回。


等我离她远了些,妈妈开始希望淘宝购物了,可是自己不会注册支付宝, 一开始那会淘宝还可以直接发链接,我就帮她买了,她自己收货。后来,淘宝被微信屏蔽了,她可急了,问我该怎么办,下周姐妹聚会没有新衣服穿了,可不被人比下去。我又告诉他,怎么直接拍图片给我,必须要先对焦一下。再后来,妈妈学会了怎么拍二维码。她每次收到新衣裳,都会试穿,拍给我看,乐得像一个孩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写下如此零散的话语,或许是我那天看奇葩说,看哭了好几次,我好几次被马薇薇的句子触痛,沉默了好几天。我都要下载下来,做几次笔记。或许,大概,有些话永远说不出口,但是,我除了能更爱你,我还能更爱你吗?


这大概已经是我和我妈妈微信的大部分,希望以后变成小部分。




评论
热度(2)
  1. y2k的杂货铺Cursum perficio 转载了此文字

© y2k的杂货铺 / Powered by LOFTER